卡拉斯与西腊船王的恋情悲歌

早先就知道卡拉斯是曾经名满世界的女歌唱家,曾经与西腊船王亚里士多德好过,又被船王离弃,船王娶了另一个知名女人杰奎琳。后来,在杂志上看到刘欢提及卡拉斯。刘欢曾与乐评家金兆钧等人一起观看卡拉斯的演出录像,当卡拉斯出现时,刘欢叫道,看哪,这才让你知道什么是仪态万方!刘欢是我喜欢的歌唱家,喜欢他不俗的唱功,也喜欢他为人的低调,更信任他的敏感与知性。我立马也找来卡拉斯的演出实像来欣赏。卡拉斯的高贵与大气无比伦比,她演出的气场让人屏息。后来我又买来卡拉斯的画传来赏读,卡拉斯的事业与爱情故事让我为之悸动。

亚里士多德曾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现在的说法叫世界首富。亚里士多德一生情色无数,和他在一起最著名的女人是杰奎琳,也就是美国总统肯尼迪的遗孀,这个世界上最著名的遗孀。肯尼迪总统遇刺后,杰奎琳嫁给了的就是亚里士多德。那个时候他们都不年轻了。这段世界上著名的情事也没有发展成动人的恋情,他们很快就互相不喜欢了,他们的恋情被弄得极其难看。

亚里士多德生命中最爱的女人其实是卡拉斯。在亚里士多德一生的男女情色之中,卡拉斯是最爱他的一个女人。她对他用情极深,却也是被亚里士多德伤得极深的一个女人。卡拉斯是位世界级的女歌星,唱高音歌剧的。卡拉斯是个缺少爱的女人,她有婚姻,可是缺少爱。她曾说,只有在唱歌的时候才能得到爱。她在唱歌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在一个保护她的玻璃匣子里,在那里面,她什么事情也不会碰到。她感到自己一旦停止唱歌,匣子就碎了,让她赤裸祼地留在那里。卡拉斯的这个感觉太形象了,很有哲学的味道,很普世。这样的感觉,其实是每个以单薄易碎的肉身面对钢铁一样的世界的个体生命所能体验到的,无一例外。卡拉斯还能唱歌,还有大批的粉丝哄着她,唱歌这件事还能给她建造一个假定的匣子癖护着她。更多的男人和女人,尤其是女人,没有这么一个匣子,没有认真的与他者的感情,上哪里去寻找这么一个暂时可以逃避的匣子呢?

年轻时候的卡拉斯不美,她满脸疙瘩,戴一幅大眼镜,人又肥胖,体重有一百公斤。再后来,卡拉斯经过按摩、外科美容美体手术、热蜡脱毛等措施,她的体重降到了53公斤。她一米七五的个子,简直是个娇美的女人了。美丽起来的卡拉斯也得到了亚里士多德的注意。这个世界级明星,有大批富豪捧场。亚里士多德比所有的对手都豪放,她的房间里有他送去的成堆的玫瑰花。卡拉斯演出,他可以买来最贵的票送给显贵,甚至是丘吉尔夫妇。卡拉斯演出成功,着了迷的听众向她发出异乎寻常的欢呼。亚里士多德给她布置了大型庆功会,到处都是玫瑰花和香槟酒。卡拉斯无意说她喜欢跳探戈,整个晚上,于是全是探戈舞曲。最著名的歌星卡拉斯与最富有的男人亚里士多德双双起舞。他们一直跳到凌辰三点,亚里士多德吻了女歌星的手,第二天,这个场面立刻变成大幅照片登在全世界的报纸上。再一次演唱,卡拉斯是在亚里士多德那艘超豪华的大船上,这一次他们深深爱上了。船在大海里面行驶,狂爱着的两个人在疯狂地做爱。第二天,卡拉斯就和她的丈夫摊牌了,埃尔纳尼宣告他们之间关系的结束。这个时候,亚里士多德还有妻子,叫蒂娜,蒂娜透过门庭的玻璃看到亚里士多德和卡拉斯在做爱。全世界的报纸都在跟踪这新欢的一对,猜测他们是不是好到可以结婚了。卡拉斯对她的密友透露了一个秘密,说她第一次的性高潮是和亚里士多德在“克里斯蒂娜”号船上体验的。她从此全面地沉湎于肉欲的美妙感受之中,再也离不开亚里士多德的身体。

这个时候,肯尼迪被刺了,一直对美智女人杰奎琳有好感的亚里士多德情色的心思转移了,移到了杰奎琳这个世界上最著名的遗孀身上。杰奎琳突然变成了一个可以让亚里士多德娶回家的女人。卡拉斯就得从亚里士多德的情色世界中退场了。亚里士多德的爱情不再提供给叫卡拉斯的这个女歌星。他要提供给这个世界上高贵的遗孀了。疯狂地爱上了亚里士多德的卡拉斯一下子成了全世界最失意的女人。

在男女的情色之中,身体和灵魂一样,是整体中具体又统一的部分,身体与灵魂,同时又自成一个完整部分。也许,最不听话的就是身体。船王为何不娶卡拉斯尤其是一个女人。一个男人,打开了一个女人身体的狂欢之门,让她知道了天地之间最隐秘的快乐。这就好像把毒品吸纳到女人的身体当中。须知,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打开女人这个神秘之门的。残酷地说,很少的男人才能打得开女人的这个门。这个男人再把这扇门关闭,就等于吸毒者一下子无毒可吸。那样的不适和痛苦和吸毒未遂的不适和痛苦是一样的,无非就是具体的可卡因与身体本能的可卡因的区别,效果是一样的。杰奎琳变成了一个可以让亚里士多德娶回家的女人,卡拉斯就得从亚里士多德的情色世界中退场了。亚里士多德的爱情毒品不再提供给叫卡拉斯的这个女歌星,他要提供给这个世界上高贵的遗孀了。失意、嫉妒和爱情毒品的缺失,这三者联袂起来,足以把女歌星卡拉斯折腾得死去活来。

有了新爱的亚里士多德当然也心疼卡拉斯。但是,这种心疼有什么用,至多是一个心有余悲的屠夫悲悯地看着经他之手杀掉的猎物。猎物的身体之疼是实在的,这疼痛根本不是猎手可以体尝到的。卡拉斯就是那个被亚里士多德杀戮掉的猎物。亚里士多德至多就是那个慈悲地看着死去的猎物的猎手。他有新鲜的猎物要去捕获了。这使得他兴奋。

亚里士多德是爱杰奎琳的,不然,他不会一下子扔掉相好已久的女人卡拉斯而转头和杰奎琳相好,甚至要和她结婚。杰奎琳似乎更爱金币这个事实,却让亚里士多德心灰意冷。婚后的杰奎琳热爱金币的程度超出亚里士多德的预期。当然,承担这些花费,亚里士多德没有任何问题,问题却是原先的杰奎琳只是亚里士多德臆想出来的,真实的杰奎琳和男欢女爱狂热阶段的那个杰奎琳完全不是一个人。也许,反过来也是成立的。亚里士多德也不是杰奎琳心目中的那个人,亚里士多德也是婚前婚后两个人?

亚里士多德也开始给卡拉斯打电话。一开始卡拉斯不接他的电话。她说,我累了,不想接待你。她还说,我已经把你从我的生命中清除了。但是,卡拉斯究竟是一个很深地爱着亚里士多德的女人,她可以清除这个亚里士多德这个名字,可是清除不了她心中对于这个男人的感情。女人心中没有死去的那一部分温情,又使她与亚里士多德见面了。与杰奎琳结婚,奇怪地使这两个孤独的人接近了。他向她倾诉自己婚姻的幻灭。有一天,卡拉斯去了一个海滩在躺椅上休息,怀里抱着她亲爱的宠物狗。一架直升飞机降落了,她看见亚里士多德从飞机里出来。他上前和卡拉斯拥抱。有一次,亚里士多德对卡拉斯说,回到我身边来吧。卡拉斯说,等你自由了吧。事实上,亚里士多德也把和杰奎琳“离婚”这两个字常挂在嘴边。

年过70的亚里士多德这个时候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对自己的生命是真正重要的了吧。是的,就是这个叫卡拉斯的女人。她爱了他那么久,一直是没有用的。当年她和他相爱的时候,他也是不会善待她的。当然,她也因为巨大的压力和不适经常地歇斯底里。两个歇斯底里的人,在一起混日子,能有什么可以预见得了的和谐与安稳。他掴她耳光。他臭她。当然,她也反击,把气氛弄得乌烟瘴气。可是,她对他的爱是深情的,在他经历的一系列女人之中,没有一个女人能比得上她的用情。也许,人只有在得不到的时候和已失去的时候才想得起来应该去珍惜?

亚里士多德想珍惜他和卡拉斯的感情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已经是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了,身体的精力已经耗得差不离了。当然,灵魂的爱还在。灵魂的爱超越岁月和衰弱的身体而存活。他或许原本有和卡拉斯重归于好的机会。可是,上帝没有给他。亚里士多德魔咒又开始了另一轮的袭击,而且是致命的一击。他的儿子死于被人陷害的飞机失事之中。亚里士多德差点疯了,这使他再也没有生命的能量要回处置他想要的爱情,他和卡拉斯的爱情。

有一天,亚里士多德让驾驶员把直升飞机开到一个小岛上,那个小岛上有他的卡拉斯。卡拉斯正在小岛上独自散步。见到亚里士多德,卡拉斯很吃惊,她想,这个狂妄的男人如今只剩下自己的影子了,他走起路来已经多么吃力。卡拉斯叫出他的名字,跑过去,和他抱在一起,抱得那么紧,仿佛死神也不能把他们拉得开。然后,他和她搂着腰在沙滩上坐了下来。太阳西斜了,他们还坐在那里。这个温暖的下午,有某种东西使他们久久地久久地搂在一起,一句话也不说。日落了,他们也不愿把身体分开。他们无休止地互相亲吻。我是流着泪打出这些字来的。对我来说,这是猛士亚里士多德一生中最动人的时刻,最牵动生命的光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morethangolftours.com/,埃尔纳尼这个男人的一生中因为具有这么一个时刻而可以无悔了,而不是他有过那么一个私人的岛屿和那条世界上最贵重的船只。可是,我写出来的这些文字,每一个颗粒又是在怎样发炎一般地疼痛。

亚里士多德生命的最后一刻,杰奎琳在纽约。他已经不愿意见到她。这个时段,卡拉斯每天打来电话,她问别人,我能去吗。可是,没有人愿意让她去看他,怕得罪杰奎琳。卡拉斯派她的理发师溜进医院。她不惜一切代价最后见了他一面。1975年3月15日,天下着雨,一代船王离世了,他的手里,捏着的是卡拉斯送他的一条红色的围巾。克蒂斯蒂娜绝望地说,如果她能够再活一辈子,一定要竭尽人间的可能,让她的父亲娶回卡拉斯。1977年,卡拉斯去岛上看望亚里士多德,手里拿着一束红玫瑰。她说,我们两个曾经相亲相爱;在我们一辈子里有很短一段时间,仅仅很短的一段时间,我们不需要其他任何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