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惜春性情冷漠狠绝为何还能位列金陵十二钗正册之中?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morethangolftours.com/,布鲁格曼

《红楼梦》中的惜春,尽管位列金陵十二钗第七位(黛、钗并列第一),可纵观全书,曹雪芹对她的着墨并不多,即便是在第三回惜春刚出场之时,也只是用“身量未足,形容尚小”八字一笔带过,惜春唯一给读者留下印象的就是“惜春作画”以及第七十四回“矢孤介杜绝宁国府”,惜春至此已经进化成一个“冷漠狠绝”之人,她不顾众人的劝说,一定要将从小伺候自己的丫鬟入画撵出去,还声称“我只知道保的住我就够了,不管你们”,此番绝情之语,实难想象是从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口中说出。

惜春的这种“廉介孤独癖性”着实让人喜欢不起来,她先是以绝情之语跟宁国府划清界限,后在贾府被抄之际选择出家自保,从此与贾府再无半点瓜葛。

惜春跟刚进入贾府的林黛玉很像,性格中都有冷漠的成分,可林黛玉是面冷心热,虽然一直对薛宝钗心怀敌意,可自从贾宝玉给她送了两块旧手帕表白之后,她便放下了对宝钗的敌意,两人很轻易地就“金兰契互剖金兰语”冰释前嫌,成为闺蜜;可惜春确实面冷心更冷,任凭旁人软语劝慰,她始终不松口,明明事情不大,连王熙凤也觉得没必要撵走入画,可惜春不顾入画的百般恳求,硬是将她撵走,要知道这不是别人,而是从小陪伴她成长的入画,这番狠心让读者寒心。

惜春的这种冷酷性情自然跟生活环境有关系,惜春的父亲贾敬,每日只知修道炼丹,寻求升天之法,哥哥贾珍又是个纨绔好色之徒,跟惜春年龄相差甚大,对这个妹妹并无半点照顾,尤氏更是跟惜春不和,惜春从小被接到荣国府生活,但她也并没有受到多少重视。

贾母偏爱贾宝玉、林黛玉两人,惜春虽然年龄最小,却很少得到关怀,书中唯一一次记载贾母去暖香坞看望惜春,还是为了看给惜春安排的画画任务完成得如何了;在众姐妹中,惜春也不出彩,众姊妹举办诗社,她又不懂诗词,每每只能负责誊录监场,倍感无趣,最后趁着贾母让她作画的机会,趁机请假一年,再不想参加诗社的任何活动,可见惜春的冷漠性格由来已久,并非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惜春之所以要跟朋友、亲人斩断情缘,与她对亲人、朋友的失望有很大关系。书中第七回“送宫花周瑞叹英莲,谈肄业秦钟结宝玉”中,周瑞家的奉命给众姑娘们送宫花,来到惜春住处时,看到的是这么一番场景:

此时的惜春还不谙世事,性情仍如少女一般天真烂漫,智能儿是她的好玩伴,可最后智能儿却跟秦钟偷行苟且之事,还被秦钟之父秦业发现,这番丑闻被众人知晓后,惜春心中该是何等失望,自己哥哥本就是个淫秽之人,嫂子尤氏对自己不管不顾,自己心心念念的玩伴智能却也是个腌臜之人,行如此苟且之事,由此观之,不能怪惜春一点点走向冷漠狠绝之路,这跟身边人带给她的失望有直接关系。

惜春唯一的特长就是作画,但却也被贾母当做在刘姥姥跟前“显摆”的工具,刘姥姥进大观园之时,随口说了乡下年画一事,贾母便要求惜春将大观园画下来,惜春只会几笔写意,并不擅长亭台楼阁与人物绘画,钗黛文可碍于贾母的面子,只能悻悻答应,而到了第四十八回,惜春已经完全掌握了绘画技巧,小小年纪却有这般学习、领悟能力,实属罕然。

按理说惜春进步如此之大,众人也该鼓励表扬,可从头到尾没有人说任何鼓励之语,只是顽笑一番便结束了,试想举办诗社之时,黛、钗、探等人每次做完诗句都要进行评判,众人也多为赞颂之语,可到了惜春这里,半点夸奖也捞不着,纵观全书,惜春唯一一次被夸奖,还仅仅是刘姥姥那句“这么个好模样,还这么能干,别是个神仙托生的吧。”

所以惜春在贾府以及大观园中过得并不开心,因为她始终处于被忽视的角落,加上身边亲人、朋友给她带来的失望,让她对亲情、友情以及世间种种情感感到失望,这也成为她悟道的前提条件。金陵十二钗中众女子形象各异,性情千差万别,但无疑惜春是其中“冷漠狠绝”的分类,她的悲剧不只是贾府大厦将倾的悲剧,更是持续被忽视、寻不到自我价值的悲剧,而造成的这个悲剧的,正是惜春在宁荣二府中的所有亲人和朋友。

本文引文均来自《红楼梦》脂砚斋批评本80回本,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